2018・11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
2011/02/08 (Tue) 寫手進化問卷

因為覺得這個問卷可以激起我填坑的決心,所以拿來做一做,我祈望他真的有效果……


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那麼以下問題開始囉(σ゚∀゚)σ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我悲哀的發現,三個月內,我填了一次坑,開了一個坑,而他們都依然是坑,所以沒有結尾呢?

開頭:

从那以后,他们沿着不同的道路向着各自的梦想独自一人走去。但因为有着回忆的缘故,他似乎觉得也并不那么孤独。
所以那时的他只是笑着说,再见。
再见。


——[25動畫]赤ピコ『remember』

最喜歡的部分:

他第一次见到赤饭的时候,脑袋里浮现的是某大型揭示板上对于各个歌手的唱功评价排行榜,他排在C,而站在他面前这个看起来并不太正经但是跟他讲话却用着敬语的男人却排在A。于是他脱口而出,啊,我知道你,然后在对方稍微惊诧的目光里悲愤交加。所幸那个人愣了愣后,笑着回答说,恩,我也认识你。
他想那其实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开头,就和很多脱离实际的美好小说和电影一般。而事实上,后来故事的发展也确实就如同脱轨的电车般朝着无法预测的方向奔驰而去,包括他们的人生。


——[25動畫]赤ピコ『remember』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難死我了,半年前的東西到現在還依然是個坑……

開頭:

他终于想起来,那天晚上东京下着很大的雪,从夜行巴士的窗户望出去,他第一次看到的东京蒙着灰暗的光,如同晕色的铅笔画。
很久过后,也没有改变。


——[聲優]櫻鈴『東京十年』

最喜歡的部分:

铃村和鸟海在同一个事务所,那时常常拿着同样的剧本,为了争夺同一个角色而在试音的前一天互相请客喝酒,意图灌醉对方。第二天醒来后一起东倒西歪地奔赴录音棚,因为有钱喝酒却没钱吃饭而肚子空空,因为宿醉未醒而头疼欲裂,眼神游离,面露菜色。


——[聲優]櫻鈴『東京十年』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哇終於能有結尾的了!

開頭:

他有時候會回憶起所謂的年輕的時候。
並不是說他覺得自己現在就已經上了年紀了,相反,他有時候覺得現在的自己反而比年少的時候更加意氣風發。
只是他偶爾會想到,如果時間退回十年。
或者退回二十年,自己會選擇怎樣的道路。

那樣的話,是不是還會和現在一樣。


——[聲優]櫻鈴『四季』

結尾:

这个世界上,也许有很多就算放弃一起也要在一起的两个人。
可惜不是他们。
这个世界上,也许有很多人觉得无论什么样的问题都可以解决。
可惜不是他们。

他想,他们能够肯定的,大概只有很多年后还能记得彼此。

然后,在这很多年中。
怀着那样的挂念。
好好的,最好还是幸福的,生活下去。

所以,只有这一次。他想。只有这一次,因为这个人而忍住哭泣的声音。


——[聲優]櫻鈴『infection』

最喜歡的部分:

1974年。

樱井孝宏出生的这一年,樱井米店的生意相当的好,不仅突破了历史增长点,还为樱井米店后来的翻修打下来坚实的基础,所以樱井家长子出生的时候,留着短卷发的樱井米店老板决定给他取名为『不思议』。希望他可以给樱井家带来不可思议的经济效益。
于是樱井不思议,0岁,背负着全家的希望诞生了。
可是人权主义非常强的不思议,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强烈表达了对自己名字的不满,一哭二闹三绝食不说,给老板娘的心理也造成了很大的压力。老板在气急败坏之下,指着0岁的不思议说:“你这个不孝子!你再折腾你娘!我就给你取名叫阿孝!”
樱井不思议闻言笑开了花。

后来,他被取名为樱井孝宏。

此时离铃村健一出生,还有三个月。


——[聲優]櫻鈴『1974』(它坑了)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我很努力,才找到了它們……所以奉上不常見的(咦

開頭:

她一直以为,是那个人让她站在了这里。
站在走出后,就会再也看不见阳光的牢笼中央。

抬头刺眼。
很多年前有人告诉她,夜行者应该呆在暗处。

可是她宁愿被凛冽的光剥离掉所有的伪装。宁愿暗哑伤口被炙热的温度撕裂。宁愿用手心遮住双眼。宁愿世界只有四坪大小。
只要那个人还在。
她就愿意承认自己的软弱。

因为那是她的太阳。独一无二的,伸手不可触及的神。
一直以来。直到最后。


——[bleach]夜碎『光牢』

結尾:

他曾经离开他。但只是如同在城市的上空划了一个圆圈,最终回到原地。
那是一个夜晚。他站在铁门外望向漆黑的窗口,愣了很久。
直到那双手从背后环住他。
鼻子抵在他的肩膀上,温热的呼吸穿过了薄薄的衬衣。柔软的头发搔过了他的耳垂。
他低头,抓住了那双手。

那些记忆。蓦然烟华。


——[bleach]弦雨『記憶蓦然烟华』

喜歡的片段:

舒城那年的春花开了又谢,而后再也没有开过——
——并非花不开,只是再也没有开进过他的眼。

伯符,若你还在,那舒城的花是否能永开不败。
伯符,若你还在,这江山是否能遍插东吴之旗。
伯符,若你还在,赤壁之火能否燃尽天下江湖。
伯符,若你还在——

——周公瑾是否就能再与你醉酒当歌指月观花言天下论江湖。
周公瑾,是否能与你再回舒城。

他突然在心里有了一个答案,然后哑然失笑。
这样简单的答案,他居然想了十年之久。
但也在那一刻,他终究心灰意冷。

[瑜还江陵,为行装,而道与巴丘病卒,时年三十六。]


——[历史向]策瑜『花玦 』(它坑了)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我似乎從來沒有大篇描寫過景色。

但直到很久以后,铃村健一也还记得,那时他们坐在缆车里看到的那片风景。大片的雪积压在山涧,白花花的有些刺眼,其间有些许不冻的泉水顺着山势流淌。


——[聲優]櫻鈴『荊棘海』

冬天的昼光透过玻璃窗映在地板上一片黯淡。
雪下得大了起来,似乎都有了些斑斑点点在窗框的影子里摆动着。
错觉吧。他停下步子,眯起眼,确定踩在自己脚下的灰影里没有那些蝌蚪状的东西。
“雪的影子就像蝌蚪一样呢。”
突然有个温和的声音在走廊的那一边响起。
市丸皱了皱眉,看见一个男人抱着讲义站在窗前。
那个人沾着雪珠的深棕头发在黯淡的光线下有些偏了色,黑框眼镜上蒙着一片白雾,挽在袖子上的大衣有些湿润的沉甸甸的坠着,而深色西服的肩头也被沁湿了不少。


——[bleach]藍銀『在那之前,從今以後』(它坑了)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他感觉到自己身上未干的水滴被那质地柔软的西服吸附了进去。刚刚被热水浸泡过的身体比平时要敏感,似乎对方比他先察觉到了这一点,手已经探到了他欲望的前端。
银。
他听见那嘴唇在他耳边轻轻叫出了他的名字。然后衔住了他的耳垂。
然后他感觉身体一阵紧缩。
比往日都粗暴的,那炙热的物体已经强硬的分开了他还紧闭的后穴,猛力的探进来。
咬紧了牙齿,他深呼吸让自己放松。但应该还是受伤了,他感觉到湿润的液体滑过股间。但施加在前端的刺激让他减轻了痛楚的感觉。
他终于还是让他生气了。让他无法抑制自己的想笑出声来。但整个身体被压在墙壁上无法动弹的滋味他也并不喜欢。
但他却听见那个男人在耳边发出了轻笑声。
银,等我退休了,我们就搬到刚在熊本买的那套别墅里去怎么样。
这算是告白吗?他感觉到那柔软的棕色头发摩擦着自己的脖子。
算是吧。
如果我们都能活到那时候的话。他笑了。

如果我们都能活到那个时候。去哪里都行。


——[bleach]藍銀『8 1/2』


眼前的人移开了视线,可是没有再持续的反抗让他轻易的将手探进了时任的防备之内,握住了那热得有些烫手的性器。而时任在耳边带着忍耐的喘息让他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手上的力度。
“呐,时任……我想尝尝你的味道……可以吗?”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回答,带着些许哭腔和欲望的嗓音,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对“诱惑”这两个字的自觉呢?
用舌头舔上时任性器的顶端,将从铃口溢出的透明液体卷到自己口里,然后用他所能想到的最温柔的方式将整个滚烫的物体含到嘴里。
“不要这样……久保……不要!”时任的手抓住了他的头发,在诚实的表现出了自己的欲望的同时,仿佛也对这样的自己感到羞耻般讲出了抗拒的话。
“不要吗?可是都这样了啊。”他从时任的双腿间抬起头来,有些恶意的用手指划过对方性器顶端那柔嫩的地方。听着时任立刻发出的呻吟,他很好心情的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久保……不行了……我……”时任抬起手挡住了自己的脸,续而咬住了嘴唇。
“你想射在我手里?还是嘴里?”他一边持续着手上的动作,一边俯到身下人的耳边,用只有对方能听到的声音呢喃道。
“你这个混蛋……”
“时任……我好想把你整个吃下去。”
“……你……啊!”
在听到他的那句话的同时,时任仿佛被电到般颤抖了一下,而握在他手里的性器也猛的弹动了一下,粘稠的液体从他的手指间渗了出来。


——[wa]久保時『Go the Limit (DISC A)』(它坑了……)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他看着自己的队长仿佛临终托孤一样看着他。
我死了五番队就交给你了。那个和813一起毕业的高材生躺在床上伸出一只鸡爪般的手。
队长你还好吗要保重啊这尸魂界还没出过病死的队长呢。
我总以为十四郎会是第一个……那人眼神飘忽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过去。
队长你不要多想好好养病。他及时阻止了眼前的人YY下去。
惣右介,五番队就交给你了。
他沉默了良久。坚定的点了点头。
我会的队长,你放心吧。

然后五番队长就死了。
病死的。
还据说是自杀的。
也有据说是虚杀的。
更离谱的说法是吃错了药。
其实仔细想想每种的可能性都非常微小所以蓝染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会相信。
罢了。由此可见尸魂界的整体智商都在长期的和平下退化了。
他怀念起他小时候的那场战乱。
那时候的山本总队长在流魂街一招卍解他们家鱼池的水可以直接泡澡。
只是可怜了那些条锦鲤。
他记得有条锦鲤的名字是小柿子。因为黄黄红红的实在好看。可惜煮熟后被下人给吃了。


——[bleach]藍銀『他是藍染惣右介』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說實話這道題我覺得很難,縱觀我所有寫過的東西,就鮮有不慘的(餵

银。
他终于走了过去,那个身体便向前靠到了他身上,下巴搁在了他的肩上,头发也搔过他的耳垂。
你好重啊,蓝染先生。他这样抱怨了一句,还是依然伸出手环过了那熟悉的背。
薄薄的衬衣有了湿润的感觉,温暖的液体触到了他的皮肤。
他觉得自己的手抓得似乎太紧了。想松开一些,却办不到。那手指似乎不是自己的。

银。那声音在他耳边,还有些温热。
恩?他忍不住应了一句。
却没能听到下一句话。
他愣了愣,又应了一声。
依然没有那熟悉的声音。他突然意识到他永远也听不到后面那句话了。
于是他张了张口。却没有声音发出来。

晚安。
晚安。


——[bleach]藍銀『8 1/2』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当那个年迈的老人被随从搀扶着从门口走出来时,一声刺耳的枪声划过众人耳膜。拐角的小巷子里仿佛有肥硕的乌鸦被惊起,扑腾着从交错的电线中穿过。
骚动的人群看见黑暗中有一个高大的身影,似乎是因为一击不成,立马就消失了。
混乱中一部分人簇拥着受惊的老人登上汽车,另一部分人像杀手消失的地方追去,并向着那黑暗里空放了两枪。谁知道又有子弹呼啸而出。
开车,走。贴身的保镖对司机说。
另外两辆车紧跟其后,挤上了公路。车上的人不停的向后张望。
而老者却沉住气,半晌后摸住枪对司机说。
你是谁。
但回答他的是一个大的急刹车和倒盘。
深夜的路面空旷,三辆车连续撞在一起。
突然的冲击让所有人措不及防。


——[J禁]全J『太陽の扉 』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其實真的,我覺得自己寫過很多廢話(……

巧克力味和香草味,你要哪一种?他打开冰箱后从厨房探出头问。
都不要可以吗。男人放下手里的书,露出似乎抱歉的笑容。
那么就是巧克力味。他缩回头去。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香草味。他拿着冰淇淋走出来,用冰冷的盒子碰了碰男人的鼻尖。
然后看见那眉毛的末梢微微的抽动了一下。
怎么?不喜欢?他凑过头去,看着男人镜片下的眼睛。
我要香草味。男人抬了抬眼镜,看着他说。
给你吧,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他眯起眼,所以其实我喜欢的是巧克力味。
是吗?男人接过冰淇淋的手顿了顿,然后露出恶质的笑容。说这样的谎话不好玩吧,银,特别是自己明明比较喜欢香草味的时候。
啊,被你看穿了。


——[bleach]藍銀『四月後物語』


啊!有效果的!現在我有一點想填坑了!(……

惡趣味 | trackback(1) | comment(3) |


<<『蟻』歌詞錄入+翻譯 | TOP | 演繹的方法>>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到底……你……你这里到底要有多少个「它坑了!!!!!」
太多了好吗!!!!
而且……太陽の扉没坑吗难道(抓肩膀)虽然理智告诉我你或许是忘记了复制,可是难道没坑吗!难道没有嘛!!!TT!!!

你最近也依旧很高产嘛TT 羡慕ing

最后,这个blog能链接么!还是不要链接呢TAT

2011/02/10 02:14 | NaOH [ 编辑 ]


 

可以连接没关系!

是啊!太阳他坑了呢!……我都忘记他坑了!(太惨痛了

2011/02/12 00:06 | さくらおり [ 编辑 ]


 

……下次应该寻找一个挖坑问卷!

2011/02/12 13:31 | NaOH [ 编辑 ]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sakuraorisekai.blog138.fc2blog.us/tb.php/7-0aceba42

-
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 2012/11/24 18:14

| TOP |

わたし★

櫻織@さくらおり

Author:櫻織@さくらおり
声優さんとニコ動が大好きの外人です、基本的に中国語を使用する、時に日本語を使う、おコメントは日本語でおkです。

twitter ID:sakuraori_suzu

声ヲタです
好きな声優さんたち:
鈴村健一さん(もう殿堂入り)
櫻井孝宏さん
森川智之さん

ニコ厨です
(赤・ω・飯)とピω゚コをを全力で応援中。

文章

留言

引用

応援します



うたの☆プリンスさまっ♪ - 聖川真斗

【Starry☆Sky 応援中!】

月份

类别

搜索

RSS链接

链接

将此博客添加到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